创梦实验室》北少流映画:降低观赏门槛,让短喜剧与多人配音改变

浏览量:900 发布于:2020-05-22
以谐音与新闻时事做为创作材料是《江湖救援团》的一大特色,许多人看到恶搞台词都会噗嗤笑出来。   图:北少流映画 YouTube频道

降低观赏门槛,让短喜剧与多人配音改变布袋戏生态圈

北少流映画推出的第一部作品《江湖救援团》就是取之于网路、用之于网路的创作。风格充满乡民梗与谐音恶趣味,让《江湖救援团》首两集在 YouTube 与中国 bilibili 等平台播出后大受好评。不只剧情搞笑,整体的戏剧节奏也不同于以往动辄上百集,而是以单元剧的篇幅推出,让观剧的心态更轻鬆。

林子扬解释,传统布袋戏的编剧喜欢「局中局、计中计」,但这对中途加入的观众很沉重,接触的门槛高,集数又长,容易吓坏非布袋戏迷。「所以我一开始就设定两集一定能结束一个故事,用这样的方式让非戏迷突然看到影片,都能马上进入剧情。」

此外,《江湖救援团》的配音方式也是一亮点。除了中文配音,让一个角色就让一位专业配音员诠释,也吸引不少观众目光。林子扬说,中文配音并非标新立异,而是从剧本的角度去思考。「网路的语言还是以中文为主,为了不让梗的味道消失,所以用中文的方式呈现。」至于选择一个角色配置一位配音员,林子扬说布袋戏作品可以带动相关产业圈更紧密的合作,活络配音界生态就是其中一个例子。

▲曾为 《LoveLive!》「高坂穗乃果」配音过的薛晴(左前)是《江湖救援团》的专业配音之一,採访当天她正为角色「池飞羽」揣摩天真可爱(但少根筋)的声音形象|图片来源:创梦实验室

「用这幺多配音员的愿景,是希望让布袋戏相关产业可以一起成长。我们特别找『声音导演』来张罗整个配音製作。我和声音导演从选角到进录音室,都很频繁讨论作品该怎幺呈现。因为木偶没有表情,所以布袋戏配音很困难,如何在声音上『做出表情』是需要声音导演跟配音员一起尝试。这让布袋戏的创作有很多火花。」

▲在录音室里,林子扬(左)正在与声音导演郭霖(右)讨论《江湖救援团》里的配音诠释。郑霖对着麦克风另一头的配音员说:「不够不够!这句台词讲起来要再更白癡!!」说完他和林子扬突然大笑了起来|图片来源:创梦实验室

「布袋戏想被记得,就要创新!这才是要传承的精神」

去年十二月北少流映画发起群募计画,短短时间内募资将近 130 万元的拍摄资金,预计五月底将推出第三、四集。首集就有许多迴响,也让中国的影视平台注意到他们的创作,近期甚至与他们洽谈创作改编,以 60 分钟的「网路大电影」形式,拓展《江湖救援团》的销售版图。

然而随着名气增加,许多资深布袋戏迷对北少流映画的作品也有反面解读,认为乡民谐音梗、中文配音等创作选择有违戏剧传统。面对较为负面的观众回馈,林子扬说刚开始的确在意,但他接着解释,理解布袋戏若是没有新的尝试取得新观众,这样的「传统」才会消失。

「我觉得大家把传统的定义都想错了。最早的布袋戏是跟南北管一起演出,但从黄俊雄开始,他用录音取代现场南北管,一开始也是被骂啊,但录音配乐让布袋戏的演出张力更大,大家更被剧情吸引,就有更多人成为戏迷,这就是改变的创新。布袋戏的『传统』可以用艺术的角度欣赏,但如果这个记忆要在这个时代活下去,就要敢创新。」

▲新潮的创作题材不只是吸引不少新加入戏迷,林子扬也用这般创新的企图心,说服幕后团队加入改变布袋戏影视的行列|图片来源:北少流映画

将这些江湖人物的爱恨故事与日常笑话搬进网路世界,打造新一代 IP ,是林子扬最兴奋的事,童年在大银幕上看《圣石传说》被感动得五体投地的他,从没想过少年对布袋戏的热爱与创作憧憬,十多年后会以创业来实践。林子扬笑着说:「得到新观众的关注、留住他们,是我做布袋戏创作最大的目标。我们要保留的是『布袋戏』而不是顽固的传统,有创新才能前进,这才是我想要传达的布袋戏精神。」